强烈推荐郁娘南廷玉《太子妃离开后,腹黑太子急疯了热门小说》无广告阅读_(郁娘南廷玉)全本免费在线阅读

还真是贵人多忘事“孟妇人是殿下的另—位药娘”“法杖三十”这话是向张奕和涂二说道,两人领了命令立即下去郁娘还保持捂脸的姿势,眼神悄摸摸看向张奕和涂二离去的背影,嘴角扬起微不可察的弧度不—会儿,隔壁军医苑便响起孟妇人杀猪般的尖叫声,她抵死不认自己教唆郁娘使用红枣,直道是郁娘诬陷,还想倒打—耙,然而无人信她这边,郁娘跪地小声抽噎,声音极轻,却满是委屈和难过南廷玉捏了捏鼻梁,心道,分明是她行...

太子妃离开后,腹黑太子急疯了

《太子妃离开后,腹黑太子急疯了》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,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,推动了情节的发展,同时引出了郁娘的故事,看点十足。《太子妃离开后,腹黑太子急疯了》这本连载中太子妃离开后,腹黑太子急疯了,郁娘南廷玉,古代言情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63章 救命恩狗,已经写了159807字,喜欢看古代言情、宫斗宅斗、1v1、 而且是古代言情、宫斗宅斗、1v1、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。

一、作品介绍

《太子妃离开后,腹黑太子急疯了》小说是网络作者玉南廷的倾心力作,主角是郁娘。主要讲述了:还真是贵人多忘事“孟妇人是殿下的另—位药娘”“法杖三十”这话是向张奕和涂二说道,两人领了命令立即下去郁娘还保持捂脸的姿势,眼神悄摸摸看向张奕和涂二离去的背影,嘴角扬起微不可察的弧度不—会儿,隔壁军医苑便响起孟妇人杀猪般的尖叫声,她抵死不认自己教唆郁娘使用红枣,直道是郁娘诬陷,还想倒打—耙,然而无人信她这边,郁娘跪地小声抽噎,声音极轻,却满是委屈和难过南廷玉捏了捏鼻梁,心道,分明是她行...

二、书友评价

这个小说分数太低了,被低估了,要是更新的快一点就更完美了,好空虚啊,没有了,今天的章节没有了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啊啊


低分真的差点错过,我就喜欢男主聪明,女主不傻白甜,


本来就是想打发一下时间,结果听上瘾了,太好听了。
期待明天有更新,爱你么么哒,作者棒棒哒。


三、热门章节

第24章 美人献舞


第25章 你是太子的婢女?


第26章 误被当作情敌


第27章 他又看不见了


第28章 太子睡觉不穿……?


四、作品试读


这个念头刚在南廷玉心中升起,就被南廷玉狠狠摁下去。

简直离谱!

他脸色又窘又怒,眼神黑沉沉,暗道自己应是被蛊虫折磨疯了,才会这般胡思乱想。

那郁娘即为药娘,想来年纪同宫里的乳娘一般,是故,他对于适才一闪而过来的念头觉得荒诞无比,难以接受。

郁娘离开营帐后,张奕和涂二被唤进去,南廷玉向他们照例询问军营里的事情。

今日休息了一日,明日铁骑军还要继续赶路。

这次赶路,夜里不再停顿,要一鼓作气赶到须薄山下,启程前的一些事宜要准备好。

南廷玉冷着脸布置任务,末了,在张奕和涂二要转身离开时,他又忽然喊住他们。

“等等。”

“殿下,还有何吩咐?”

南廷玉脸部线条绷得很紧:“你们有闻到什么香味吗?”

这话问的模棱两可,两人不约而同摇着头。

“回殿下的话,奴才没有闻到什么香味。”这荒郊野岭的,哪里有什么香味。

南廷玉轻咳一声,不自在道:“孤的营帐附近没有味道吗?”

张奕和涂二相互对视一眼,心中皆暗暗纳罕,殿下的营帐除了药味哪里还有什么味道?

二人用力嗅着空气,两秒后再次给出否定答案。

南廷玉一时默不作声,捏着右手虎口,顶了顶上颚,才有些不耐烦挑明道:“你们没在那个婢子身上闻到什么香味吗?”两个蠢奴才,脑子转不过弯,每次说话都要他说的明明白白才行。

“……”张奕和涂二。

原来殿下饶了半天,是要问郁娘身子香不香。

这……

两人表情有些窘迫,又有些古怪,左右思忖后才道:“奴才没有在郁娘身上闻到什么香味。”

南廷玉沉默下去,难道真的是自己鼻子出了问题?

不然,为何只有他能闻得到?

她身上的那股香味,味道不浓,淡淡的,其实并不如他说的那般不喜欢这个味道,他闻到时会觉得情绪很放松,甚至心中还想要嗅到更多。

这种感觉令他觉得陌生,心中本能升起警惕,才会一而再再而三警告郁娘不要擦“香露”。

意识到自己可能误会郁娘后,晚间,郁娘来收拾营帐,南廷玉没使唤她。

对于他来说,这般举止态度已算是示好,毕竟人生十八年,他还从未冤枉哪个奴才,也更没有对哪个奴才心虚过。

虽然心里对郁娘尚有偏见,但不得不说,这几日身边有郁娘的伺候,他舒服许多。

衣服洗得干净服帖,穿在身上甚至能感受到阳光和皂角融合的气息。营帐里茶水随时都是热的,烛火熄灭能立即换上,就连他夜间起夜,也发现恭桶规规矩矩置放在床外侧。

她比张奕和涂二两人要细心许多。

郁娘还不知道他心里的弯弯绕绕,只知道他今晚格外沉默,这对于她来说是个好事。

主子越少开口,做奴才的就越安心。

伺候南廷玉入睡后,郁娘吹灭烛火,抱着他换下来的衣物离开。

军营一般驻扎在靠近水源的地方,倒方便她洗衣服。

初夏来临后,溪水的温度逐渐上升,现在洗衣服已经不那么冻手了。

她用皂角仔细擦拭衣服的每一角,再用手一点点揉搓,不敢有一丝马虎。

这时,张奕和涂二抱着一大摞衣服扔过来,那些衣服不知道积攒多久,散发出一股臭烘烘的怪味,似藏在角落里发了霉的馒头。

二人笑着将衣服扔到边上,道:“郁娘子,你帮我们的衣服也顺带洗了呗。”

郁娘看着这堆臭衣服,面色为难。他们二人是南廷玉眼前的人,她不敢得罪,心里不舒服,但只得低头应声:“好。”

“那就多谢郁娘子了。”

原本半个时辰就能洗完衣服,现在足足洗了两个时辰。

洗完后,也没人帮她。

她找到两个大木盆,将衣服哐哐塞进木盆里,躬着腰拖着盆回去。

丑时左右,两大盆衣服才悉数晾上枝头,她累得腰酸背痛,躺到床上,喘息了一会儿才睡过去。

因为睡得太沉,错过晨间伺候南廷玉的时间。

起床的号角声随着薄雾,在营帐上方营帐盘旋,草木被日光渐渐照亮。

南廷玉醒来后,向屏风外唤了几声“过来”,没听到郁娘的声音,反倒是张奕的声音响起。

“殿下,您找郁娘子吗?她今日还未起床,奴才帮你去叫她?”

南廷玉闻言,脸色难看下去,心道,昨晚刚在心里夸过她能干,今日她就这般伺候人。

哪里有婢子比主子还能睡的!

他冷着脸穿上衣服,走出营帐,忽然想到郁娘的营帐就在旁边,遂迈步找过去。

他视力还未恢复,只能看到些模糊的轮廓,一把掀开帐帘,磨了磨牙吼道:“狗奴才!日上三竿了还不起来?!”

南廷玉的声音如骤然乍起的惊雷,轰隆隆传入耳中,将郁娘瞬间惊醒。

她坐起身,看到南廷玉的那张脸骤然出现在眼前,本能的将身子藏到被子里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帘帐卷到一起,露出微白的天色。

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起床疏迟,犯大错,慌忙道:“殿下请恕罪,奴婢昨日丑时左右才洗完衣裳……”

南廷玉不耐烦打断她的话:“连洗衣服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的话,就给孤滚回军医苑去。”

本来还觉得她勤勉,有眼力见,如今看来也跟那些懒仆没什么区别。

郁娘还欲解释,南廷玉却没有给她机会,甩下帘帐大步离开。

身后,张奕和涂二两人默默对视一眼,大气不敢出一声跟着南廷玉。更不敢上前告诉南廷玉,昨晚两人送了一大盆脏衣服给郁娘清洗,郁娘晨间才起不来。

他们原先伺候南廷玉时也出过岔子,却没见南廷玉如此生气,怎么现在对郁娘脾气那么大?

帘帐哗啦啦晃动,寒风顺着帘缝呼呼涌进来,坐在床上的郁娘此刻心里只有两个字。

完了。

完了。

她又惹得老虎发威了。

缓过神,她从床上爬起来,匆匆整理好衣服,顾不得头发散乱便去南廷玉的营帐前候着,想要请罪和解释。

她不是有意疏迟,昨晚实在是疲乏劳累,才错过晨间起床的号角声。

奈何今日南廷玉一直在和沈平沙商议事情,商议完后军队又火急火燎赶路,连个面都没给她见。

这次赶路几乎没做休息,铁骑军跨山踏水,一鼓作气来到须薄山脚下。

须薄山附近人烟稀少,茅屋零散分布,山野间缠绕着条条泥泞土路,草木很茂盛,几乎有半人高。

这地面不适合扎营,铁骑军们便直接铺上席子睡在野草之上。

护卫在溪边给南廷玉搭建营帐,郁娘也在边上帮忙。

已是初夏,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热意,晚风拂过面颊时甚是舒服。

营帐搭建完毕,南廷玉从轿辇中下来,沈平沙站在他边上,替他引路。

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朝营帐的方向走过来。

郁娘和护卫恭敬立在边上,垂着脑袋,看见眼前黑色雁羽帮牛皮军靴踩着泥土,留下深浅一致的脚印。

郁娘盯着脚印,直到人进了营帐,方才抬起头。

营帐内烛火憧憧,偶尔能映出人影。

这几日,南廷玉和沈平沙经常聚在一起议事,似是要有什么大动作。

夜幕落下来,山川素净到只剩下黑色轮廓,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军歌声,这派祥和模样倒像是风雨欲来前的征兆。

月上中梢,沈平沙从营帐内出来。

沈平沙没想到郁娘还站在外面,眼中带着打量看向她,她依然穿着灰扑扑的外衫,面孔涂黑,侧脸轮廓却见美人底子。

这两日,殿下似乎和她闹矛盾了。

殿下虽目不能视,但先前路过她跟前时,脚步明显迟滞一瞬。

也真是奇怪。

殿下明明看不见,是怎么察觉到她在边上的?

小说《太子妃离开后,腹黑太子急疯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