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臻顾珩美人难驯:世子的高枝不想攀_姜臻顾珩完整版免费阅读

姜臻顾珩美人难驯:世子的高枝不想攀_姜臻顾珩完整版免费阅读

火爆新书《美人难驯:世子的高枝不想攀》逻辑发展顺畅,作者是“鱼音袅鸟”,主角性格讨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

主要讲的是:​虽说府中的顾二爷、顾三爷都不承袭爵位,但也是有官职在身的,加上国公府的门楣,二房三房的嫡子身份,在上京权贵圈里是择婿的热门人选。

她想高嫁,还有比国公府更高的簪缨世家了么?无论哪个……她都……三公子年少,仅比她大一岁,少年的爱恨藏不住,仅有的两次见面,三公子皆羞得耳根子都红了。

一直以来,她就是个极其追


《美人难驯:世子的高枝不想攀》精彩章节试读


接下来就要为制花糕做准备了,少不得要去园子里采集花朵。

思及此,姜臻对着含珠儿小声道:“你去打听下,府上三公子每日出府是什么时辰?”含珠儿抿嘴一笑:“那二公子去上值的时辰要不要打听呀?”姜臻敲了敲含珠儿的脑门:“臭丫头,打趣我来了,二公子暂且不用问了。

”金钏儿眨了眨眼,好奇道:“为什么呀?姑娘?”姜臻笑了笑,纤长睫羽,在眼下映着一道影,神色变得有些难以捉摸。

她何尝不知道,顾家是簪缨世家,门风也很清正,府上的二公子、三公子皆气质矜贵,人中翘楚。

虽说府中的顾二爷、顾三爷都不承袭爵位,但也是有官职在身的,加上国公府的门楣,二房三房的嫡子身份,在上京权贵圈里是择婿的热门人选。

她想高嫁,还有比国公府更高的簪缨世家了么?无论哪个……她都……三公子年少,仅比她大一岁,少年的爱恨藏不住,仅有的两次见面,三公子皆羞得耳根子都红了。

一直以来,她就是个极其追求安全感的人,这种安全感体现在她对人对事的掌控上。

若是和三公子在一起,姜臻极有把握,她能游刃有余地和他相处。

二公子人当然也好,也是举人之身,前年会试没过,又恰逢吏部大挑,二老爷凭借家门之光,给儿子在京兆尹补了个缺,虽只是个八品小官,但他年龄不大,人又好学,加上祖宗庇荫,仕途之路只会一步步愈加光明。

在众多好逸恶劳贪图享受锦衣玉食的公子哥中,二公子已经是年少有为了。

可是,姜臻敏感,二夫人那人应是极不好相处的,初见那日,二夫人虽然嘴角带着笑,但眼里的笑意都不达眼底。

姜臻就明白了,二夫人压根看不起她这种身份卑微的商户女。

上京的那些官夫人们就是这样,再看不起你也不会面上显现出来,这就是世家的体面。

虽说她可以从二公子处着手,使出浑身解数,攻破难关,这比直接去讨长辈喜欢容易多了。

但是姜臻不想这么麻烦,她刚来上京,上京的公子哥这么多,她犯不着费老大的劲去讨一个男人的喜欢。

“依我看,二公子三公子虽好,但都不如大公子呢?”含珠儿接着金钏儿的话说道。

姜臻手一顿,顾珩?她不由得想起初见时他嘴角的讥诮,以及幽冷的眼神。

她有些莫名其妙,却又忍不住内心忌惮。

她目前依靠着国公府,顾珩是国公府真正的掌权人,虽然不知道自己何时得罪了他,但避着他总是没错的。

怎么可能上赶子攀交?“大公子这种身份的人,岂是我这种身份能肖想的?以后不可再说了。

”姜臻抬眼望着两个丫头,脸色冷凝。

俩丫鬟互相觑了觑,喏喏地应了。

清晨,姜臻坐在妆龛前,只见她拿起小香几上的一瓶收集的清晨花瓣上的露水,用手绢沾了沾,点了点眼睛。

这是她自小养成的习惯,长期使用可明目,因此姜臻的一双眼睛总是水汪汪的,看起来波光潋滟,蕴水含情。

“走吧”,说完,领着金钏儿和含珠儿到园中采集花瓣。

今年开春来得晚,马上到花朝节了,余寒尤厉。

姜臻挑选了顾珽出门前必经的园子沁芳园,便开始忙碌起来。

府中桃花开得并不多,很多都是花骨朵,但梅花、玉兰花、山茶花、梨花、杏花却开得甚好,姜臻拿着剪子将各色鲜艳的花朵剪下,放进竹篮里。

沁芳园的花是整个府里开得最好最娇艳的,绯红的、嫩白的、纯黄的……沉甸甸地压满了园子里的树。

清晨的风微微拂来,五颜六色的花瓣飘飘洒洒地落下,深深浅浅的,有的还落在姜臻的身上。

大清早的,就见这样一副美景,顾珽停下了脚步。

初见的第一天,顾珽就知道,这新来的表妹长得极为美貌,此刻她站在园子里忙碌着,彷佛叫园子里的花都失了色一般,聘聘婷婷,叫人难以忽视。

顾珽的脚步朝着她的方向走过去。

姜臻似乎并不知道有人走近,她向金钏儿含珠儿嫣然笑道:“这些花瓣已经够了,沾了露水的花儿最有灵性,待日头出来,这灵性就要大打折扣了。

”说完,提脚就要走。

顾珽见她要走,有些心急,忽见什么东西从她身上掉了下来。

他心里一喜,快步走进,将那物什捡了起来,原来是她头上的一只钗环。

掉下来时碰巧磕在了一块石头上,边角碎了一点点。

“臻表妹,你等等”。

姜臻诧异回头,顾珽忙将那钗环递给姜臻。

近看之下,她的肌肤柔细白腻,彷佛泛着水光,鸦翅般的乌发在清晨的霞光中微微泛青,真是丹青也难以描摹的颜色。

顾珽几乎看痴了去,就连姜臻的道谢也没有听到。

见顾珽直勾勾地看着自己,姜臻脸色微郝地低下了头。

顾珽回过神来,脸上有些热,微咳了下。

见她有些惋惜地看着那只钗环,不由地说道:“臻表妹别担心,不如…让我带回去给你修一下,我一定给你修好。

”姜臻忙道:“三表哥有心了,一只钗环而已。

”顾珽又道:“你是府上的贵客,是姝妹妹的姐姐,自然也是我的表妹了,何必客气呢。

”姜臻这才点了点头:“那就有劳三表哥了,表哥早些去上学吧,我就不打扰了。

”看着姜臻走远,顾珽这才将手里的钗环放进袖口。

忍不丁,肩上被人拍了一下,他回头,见是顾珣,脸上的红晕还来不及散去:“二哥,你……你去上值?。

”顾珣看着远走的姜臻,说道:“你怎的与她说话了?”顾珽一本正经道:“二哥,臻表妹在这里采花,正巧碰上了。

”顾珣看他红了的耳根,又看了看远去的婀娜背影,只点点头:“那一起出门吧。

”姜臻拎着竹篮,嘴角盈满了笑意,今天早上出师很顺利。

刚拐过一个弯,就听见一道声音。

“奴才见过大公子!”姜臻脸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收回,就见前方两个小厮洒扫后,乍然见到了大公子,忙作揖行礼。

姜臻脚步猛地一滞。

"